震后一个月 轮岛涂研修生心路直击

来自武汉的胡蓉3年前来到日本学习轮岛涂,现在是石川县立轮岛漆艺技术研修所沉金科2年级的学生。

能登半岛地震发生时,胡蓉在轮岛市内,那里观测到了最大震度7的晃动。现在,她正在石川县内的一个避难所等待着研修所的重启。

胡蓉向本台播音员华宁讲述了地震发生一个月来的感受。

华宁:地震发生时,您是在哪里呢?

胡蓉:地震发生时,我在轮岛的一家便利店里面,正在缴纳水费。然后就突然一下地震警报响了。响了之后呢,我就来到了那个便利店外面。这时候呢,就开始发生了那个七点多级的主震。

华宁:那当时您是出来交水费,身上都带着什么呢?

胡蓉:除了手机还有钱包,其他的都没有带。

华宁:那您心里非常的慌张吧一定。

胡蓉:当时特别慌张。

华宁:那地震发生当时您身边有别人吗?

胡蓉:没有,当时是我自己一个人,但是有便利店的店员,他们也跟着一起从那个店里面出来了。

华宁:那当时您心里非常慌张,出来以后身边的店员或者是其他日本人,他们有没有跟您说什么呢?或者是让您做什么呢?

胡蓉:当时那个最大的地震过去之后,马上海啸警报就响起来,然后他们就问我是不是一个人,我说是,然后他们就让我跟着他们一起走,把我带到了旁边的那个避难所的楼顶,我们就在上面一起避难。

华宁:那当时有没有想过跑回家去拿东西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想法呢?

胡蓉:没有想过,因为当时的余震都是非常厉害的。在避难所的第一个晚上,大家都没有睡着,都是坐在椅子上啊,然后整整一个晚上的。

华宁: 那我想问一下啊,您有没有想过要回到中国呢?

胡蓉:有想过。但是,就是离开石川县感觉越远,心里就越加难过。我很怕,就是回国之后自己的这个学业就会中断了,所以说还是希望能够坚持下来吧。

华宁:那这个新的避难所跟原来的避难所相比,或者是跟原来您所说的这个食物比较短缺的避难所相比,条件怎么样呢?食物不是很充足的避难所对吗?

胡蓉:最开始的头一两天是的,但是我在的避难所情况都很好。

华宁:那么我能问一下您现在所居住的饭店一样的地方啊,他们这个地方,具体给您提供的是什么样的食物吗?

胡蓉:早餐的话是属于是自助形式的。就是这里的三餐都是都是还蛮好的,就是营养非常均衡,不光物质上面的供应,还有他们定期每个星期也会有各种表演,就是用音乐缓解你的心情,对你进行心灵辅助。

华宁:那在这次地震,经过这样算是比较长的避难生活啊。之后您有什么新的体会吗?比如说发生地震之后应该这样做。或者说对您身边的日本人有什么新的看法吗?

胡蓉:在这次地震中收获到了非常非常多的温暖和帮助。不光是救援人员,然后还有同样是受灾的群众,也给予我很多很多的帮助。在避难所的时候,当时特别害怕。因为我也没有网络,然后跟家人也无法联系,包括我当天穿的衣服也非常单薄,然后他们给我围巾,被子、衣服、然后还有食物什么的,各方面吧。还有我在避难所与避难所之间来来去去的时候,同样作为受灾人群的那些陌生人,他们也开车拉过我,提供了非常非常多的帮助。

华宁:这次地震有没有给您什么教训?或者说,那个时候要是这样做就好了之类的一些想法呢?

胡蓉:首先就是我的那个证件吧,这些东西我觉得得随身携带。然后还有我对我居住的那一块的避难所是熟悉的。但是呢,其他的我就不知道分布在哪里了。就是如果说我居住在一个地方,我觉得得弄清楚经常来往的这些区域,它的避难所的分布情况,我需要知道。我觉得这是这次的一个小小的心得体会吧。

华宁:今后在学校完成学业之后有什么打算呢?

胡蓉:长时间的计划就是从研修所毕业之后,我还会继续留在日本,那时候主要做自己的作品吧。然后把自己的所学,把我这次地震里面的一些心得体会,用自己的作品去表现出来。这是自己目前的一个想法吧。

华宁:那么想通过作品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感情呢?

胡蓉:更多的是人文关怀吧。还有就是说人在天灾面前的渺小,虽然说地震很可怕,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会让内心充满力量,不会畏惧。虽然说灾难不可避免发生了,但是大家会齐心合力去重建自己的家园,包括轮岛,然后让她重新又复兴起来。